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家教老师的夙愿
家教老师的夙愿

家教老师的夙愿





 她们考上后,你的家教工作就已结束了。如果助教一职有着落,那还好,如果没有的话那你怎么办?难道回去当米虫,给父母养吗?」

  我开玩笑着说:「那么担心的话,那你养我啊!」见她七上八下的年纪,也不小了,还像少女般纯真的红着脸、不知所措的样子,真的好可爱!

  我不忍心的对她说:「开玩笑的啦!其实我不缺钱。来你们家当家教,其实是一个机缘。尤其是看到你之后,我更加不想推辞这份工作。所以一教就是三年,刚才我还在想:如果现在你对我下逐客令的话,那我就完了。因为之后我就不知到要找什么借口来接近你了。」

  我接着说:「:我爸妈在高中时,因出车祸而过世,留给了我这个独生子:一笔五千多万的保险理赔金及一栋八德路的房子。二十岁前,我的生活费都是保险公司每月按时支付的。现在我自己一个人,住在顶楼,一二楼出租给药妆店,三四五楼则改装成套房出租。每个月收入接近三十万,而每年报税的时候,心真的好疼!我现在还单身,开销也不大,几年来,又存了一比可观的定存在银行。

  其实,我有一个梦想──就是:改装一辆旅行车,载着家人四处去游山玩水、过生活。如果助教没着落,我就提前,来实践我的梦想。」

  讲到这里,我反问庭庭说:「都只有在讲我,现在该换你说了吧!」

  庭庭淘气的说:「:不告诉你。」我回说:「你拐我!」伸出双手,对着庭庭抓痒;庭庭痒到如蛇般的卷曲着身体,上气不接下气的说:「:投降、投降,我说就是了嘛!」我停手听着她的说明。

  庭庭说:「:建融和你一样,是独子,我是家中的么女。父母亲及公婆早已过世。建融过世之后,留下的保险理赔金、及阳明山这栋别墅,足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开销。现在伊玲和伊珑,都各别上了大学,而且又一起在新竹。我有一个念头,就是将阳明山这栋别墅卖掉,离开这个充满我合建融记忆的房子;搬去新竹或苗栗,跟伊玲和伊珑,一起重新生活,好就近照料她们的生活起居。但是伊玲和伊珑却说:要我给她们学习独立自主,似乎不想我搬去和她们一起生活。那你就搬来,我们俩一起住如何,这样也好相互有个照应。」此话好像说到了庭庭的心坎里。

  她的眼泪,差点夺眶而出,然后依偎在我的胸前。轻声的问我说:「可以吗?」

  我拍着胸脯说:「当然可以,但不是八德路,而是我在宜兰大洲的农地。」

  庭庭戏谑般的问说:「那我岂不是变成农妇了?」我也开玩笑的说:「那可不,你得好好考虑清楚。」庭庭说:「:那我可要真的好好考虑考虑。」

  我对着庭庭说:「等我将那农地整地、到盖好可以搬进去,起码要一年。所以要不要当新房的女主人,你有一年的时间可以考虑。」她抱着我,久久说不出话来;看着庭庭如仙女般的脸庞,我觉得她好美好美。

  也或许是蚬精的关系,我又一柱擎天。我一把抱起庭庭走到床边。

  站在床边,一边亲吻着她的红唇,一边轻轻抚摸着脱着她的衣服;她也配合着,将我的衣服除去。两条肉虫,又赤裸裸的在古铜弹簧床,激情的缠绵着。

  此时的庭庭,乳头早已硬挺涨红,屄洞也早已蜜汁泛滥。我挺着涨红的肉棒对准肉穴,一杆进洞,然而像电动泵浦般,努力的抽送着。再度感受着阴道内的皱褶,带给我龟头舒畅的快感!庭庭则是深怕:在客厅看电视的女儿听到似的,紧闭双唇“嘤~嘤~嘤~嘤~嘤~”般,轻声舒服的哼唱着。

  看到这幅画面,真想告诉庭庭:“其实伊玲和伊珑,已在昨天晚上看过我俩表演的现场春宫秀了;你大可随着自己的快感,放声的淫叫吧!”可是考虑庭庭受不了这个打击,还是让孩子们自己说出来吧。

  就在肉棒进入庭庭肉穴的同时,我使尽全力用力,的将庭庭往上顶;然后拽来两侧的蚊帐,将庭庭的双手绑在床头两侧的铜框上。庭庭眼见自己无法挣脱,只好用双脚盘腿紧紧的勾住我的臀部,来抑制她高涨澎湃的舒畅感。

  在她将屁股挺高的同时,我顺势用双手用力的搓揉庭庭的屁股,嘴巴与舌头也合作无间的,吸吮着硬挺的乳头。顺着乳头向外绕圈,让庭庭顿时得到无比的快感。

  我的手指,顺着屁股滑向庭庭的小菊花。我以指尖,搭配指腹轻点庭庭的菊花穴;庭庭顿时快感冲脑,泄出了今天第一次的阴精;浇的我的龟头清醒无比,让我更猛烈的抽插着庭庭的肉穴,久久无法停歇。

  庭庭则是上唇咬住下唇,拼命似的忍住自己高涨的情欲,并小声的在我耳边说:「向群,我~嘤~好舒服~嘤~好~嘤~畅快,从~嘤~来~嘤~没~嘤~有~嘤~这么~嘤~舒畅过,我~~能~~叫~~老公~吗~嘤?」

  我努力冲刺的说着:「我有没有比你老公利害?」庭庭颤抖的说:「好老公~~小老公~~有~~你~~比~他~强~你是~我~的~最爱。我~~要~你~我要~你~喔~喔~呜呜~喔~嘶~喔~高潮~高潮~好老公~我高潮~嘤。」

  因为双手被绑无法动弹,她只好用紧紧夹住双腿,让阴道紧缩。一阵阵的快感,冲击着庭庭和我,让我们同时达到了高潮巅峰。此时我俩好像见到了天神般刺眼的神光似的,然后,于庭庭再度泄出了大量的阴精之后,我的肉棒受到更多更热的阴精袭击后;终于,将精液毫无保留的送入庭庭的子宫内。我俩像是同登仙境般的昏厥过去。

  醒来时,我萎靡的阴茎,还停留在庭庭的肉穴内,因双手被绑住无法动弹的她,狠狠的瞪了我一眼,然后跟我说:「快将我解开啦!要将我的手绑住,也不跟人家说一下,害我都没有地方抓。而且你那么用力顶,小穴都差点被你顶破了,难道非得被你顶破你才甘愿嘛!」

  我小心翼翼的,解开她的束缚,然后跟庭庭赔不是的说:「:对不起啦,但是这部份也要怪你。要不是,昨天你把我的背都抓受伤,我才这样对你的。」庭庭摸着刚被解开的双收说:「这次看在你让我享受到前所未有的高潮份上,原谅你。」然后起身走向浴室。

  可是不听使唤的双脚让她差点跌倒,我急忙牵着她的手一跛一跛的走进浴室,途中阴道里的精液延路滴了出来。有的顺着大腿流,有的直接滴到地上。

  看到此景,我的小弟弟又硬了起来;忍不住在浴室里,两人又“战”了一回。然后,回到床上聊天,并约好下周六到宜兰看那块地。想到从现在起,每周(如果可能的话)、甚至每天,都可以和心爱的庭庭在一起,心中真是畅快无比。

一觉醒来,已经是下午一点钟,庭庭似乎早已起床。我伸着懒腰,走至浴室准备洗把脸清醒一下。在浴室的镜台上贴了一张便利贴,上头写着:“镜台上新的蓝色牙刷及毛巾架上绿色的毛巾是你的。镜台门内的牙膏、及洗面乳是我的你将就着用吧!……庭庭”。

  当我梳洗完毕后,顺手拿起毛巾准备擦脸时,眼角闪过毛巾上,竟然绣上了一个"群"字。哇!好感动喔!

  此时,听见门外庭庭正轻声的说:“向群,你醒啦!我到菜市场买了黄金蚬,已经炖好了。洗好就出来,喝蚬精补补元气。”话还没说完,我已冲出来,抱着庭庭深情的向庭庭索吻。

  庭庭左右闪躲着,不让我亲,急忙说:「不要这样,孩子们在客厅,让她们撞见了多难为情。」我心想:“她们才不会难为情,只会妒嫉吧!”不管庭庭如何的闪躲,我依然强烈的索吻着。

  庭庭拗不过我,只好应付着,与我亲了约三十秒后,把我推开,然后走了出去。不久,她端着碗刚吹凉的蚬精进来说:「把它喝了吧!」我接过碗来,一口把它喝个精光。然后对着庭庭说:「你怎么知道:我不喜欢喝热的?她说:「观察了你三年,还不够吗?」…...